圣胡安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常见,却又不完全常见的几种慈鲷 [复制链接]

1#

大家好啊,这里是既不专业也无乐趣作者还特别任性的鱼标本频道。

许久没有更新写鱼了,倒也落得个清闲,颇觉自在的很。前几日,听闻有鱼友到鱼店跟老板闲聊,聊起我这个公号断更之事。话进我耳,想来也是该继续讲点什么才好。于此,暂且把怼雷哥,怪雷哥,跟雷哥玩儿命等正事放于一旁,抖落键盘上的尘灰,在键盘咔咔哒哒声中,呈短文一篇,咱们接着讲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它可没在讲故事,而是在闭目打坐。这座庙坐落于杭州灵山,掩映在一片青松翠竹之中,优雅且清静,故而时常有文人雅士前来打卡。一日,大文学家苏东坡来灵山踏青,见此庙清幽便进来游赏,转着转着,进了大殿,正瞧见老和尚被众僧人侍奉着打坐念经。

老和尚听见动静,微睁双目一看,来人一身粗布衣衫,又无随从相伴,心中默念:“C,穷B!”苏东坡走到近前对老和尚行礼,老和尚并未抬眼只说了一个字:“坐”。又对身旁小僧吩咐了一个字:“茶”。要知道,苏老爷子在当时就是声名显赫的大佬,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但大佬就是大佬,并未声张也不在意。继续一边欣赏佛像一边有一搭无一搭跟老和尚说话。不出几句,老和尚就觉此人谈吐不凡,竟对佛家礼法了如指掌。于是态度客气了些,指着旁边的凳子对苏东坡说道:“请坐”。又吩咐小僧:“敬茶”。又交谈片刻,老和尚越来越觉得眼前之人不简单,于是问道:“先生贵姓?是哪里人氏?”苏老爷子淡淡回道:“鄙人姓苏,名轼,号东坡,四川眉州人。”说到这里,老和尚惊的目瞪口呆,想不到赫赫有名的苏大学士竟在我身边。赶紧起身将自己的椅子让给苏老爷子,殷勤的说道:“请上坐”。回头大声叮嘱小僧:“敬香茶!”

待苏大学士告辞之时,老和尚哪里肯放?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肯错过,忙求苏老爷子为寺庙写首诗或提个字。苏老爷子也不墨迹,满口答应,提笔写了一副著名的对联:“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香茶。”老僧看过,满面羞愧道歉连连……

故事讲完了,但放在我们当下这个水族圈内,老和尚这样心态的不在少数。就拿鱼来说吧,很多人未曾尝试就能对某一品种的鱼做出一系列的判断甚至定义。例如这鱼丑,那鱼不好看。这鱼温和那鱼凶恶。这鱼这个那鱼那个…自我打脸的事儿在网络间层出不穷。于此,我们不妨放下偏见。多认识认识鱼,多从鱼的不同侧面找寻一些不同种类不同个体间那些需要细细品味才能发掘的魅力。别汉语拼音刚认识没几天就自封为国学大师,继而开始给唐诗宋词挑鼻子挑眼了…这样不好。

如此,我们进入今天的正题,继续聊美鲷。

——————————————————————

珍珠火口

珍珠火口是上海“三湖”圈资历很老的一位大佬,在论坛时代就常常能拜赏到他先于市场所豢之鱼,那种引领圈内潮流的…哦,不对,说串了。

珍珠火口在西方也叫作尼加拉瓜慈鲷,早先更是被英国观赏鱼协会称作“最媲美海水鱼色彩的淡水鱼”。当然,它的产地并非只有尼加拉瓜,在哥斯达黎加和洪都拉斯那些流速缓慢的河流小溪中都有这鱼的身影。作为我这里近期留言“点播”最多的鱼,恐怕和各位印象中珍珠火口是小可爱不同,通常公鱼可以超过25厘米,母鱼也能达到20厘米。进入繁殖期的公鱼还是比较闹腾的,尽量不要跟真正小巧温和的鱼混养。

不过说它闹腾,这鱼相对又比较害羞。饲养时需要大量岩石或沉木来营造躲避空间。底砂最好选用细腻的砂子,因为这鱼有挖掘的习惯,特别是在产卵期,它们能将您的水箱底砂挖的乱七八糟。所以,最好不要种植水生植物。如果一定要种,那么请尽量选择那些可以将根部附着在岩石或沉木上的品种。此外岩石和沉木的摆放一定要稳固,避免挖沙造成倒塌。

美鲷,不代表就都是南美鱼。例如珍珠火口,野外它生活在高硬度的碱水中,饲养时若要其有着良好表现,最好在水质上下下功夫。珊瑚骨和市售的各种能增加水质硬度的所谓“三湖盐”都是不错的物件儿。总之,尽量避免水质呈现弱酸性表现,会给您的珍珠火口带来各种健康损害。

和非洲大陆的O属罗非鱼相近,珍珠火口在少年时期是标准的杂食性鱼类,随着生长,越趋近成熟的个体越偏好藻类。比较理想的投喂方式就是采用丰富多样的食物种类。全荤食和全素食都不是理想的喂养模式,若您要想您的鱼始终保持色彩艳丽,那么请尽量多准备一些不同品牌不同营养成分的饲料吧,变着花样的投喂是保证鱼营养均衡的一大法宝,这种方法并不只对珍珠火口有效。

从外表来看,这个鱼憨厚的样貌给人一种性格平静的印象。但这毕竟是一种中等体型的中美洲美鲷,仍然会有领地意识,而且考虑到其超过20厘米的身型,对领地的需求恐怕会更大。不过,比之其它中美慈鲷,这鱼确实算比较羞涩的一类。如果您打算混养,请尽量使用大型水箱,一个长度在2米,容量在升以上的水箱是合适的。就算这样,也需要谨慎合理的搭配混养对象避免激烈冲突发生。除非您使用一个5米方缸,否则尽量不要混养那些行为过激或体型过于悬殊的种类。

同许多中美慈鲷一样,珍珠火口雌性拥有比雄性更加华丽的色彩。雌性身体两侧的红色部分更加鲜艳醒目,且保留了黑色横线贯穿全身。而雄性颜色相对平淡不少,成熟时还会发育出一个小的颈背峰,令其头部看上去不再“圆润”。身体两侧的黑线会逐步消失,仅保留下模糊的斑点。整体色彩呈淡橘色。这个鱼还是很好繁殖的,但是配对比较困难。建议一次性尽可能多的购买一些幼鱼让它们自由择偶,一但形成稳定繁殖关系通常会一辈子待在一起。

从原产地来看,珍珠火口属于当地相当常见的鱼类。如圣胡安河,萨帕河等所有流入或流出尼加拉瓜的河流,包括哥斯达黎加的玛蒂娜盆地河都能见到这种鱼。分布如此之广,也意味着该品种有许许多多不同色彩表现的流域型可供选择。遗憾的是,我们所能获得的珍珠火口种类相当有限,那些流域选择基本上跟我们市场无关,只有圈内爱好者才有机会接触。

在某些自然环境中,这个鱼被科学家观察到一种十分有策略性的繁殖模式。它们会采取集体繁殖共同育后的方式来提升子代生存几率。雌性珍珠们火口会组成一个巨大的,类似于“托儿所”的大型巢穴,母鱼们会共同照顾子代,在巢穴外围则有数只个体承担起防卫工作来抵御敌害,和坦湖燕尾家族的繁殖模式很相似。不过这种繁殖行为在水箱中从未被观察到,毕竟您以为的超大水箱对鱼而言依旧是个牢笼。

在和道氏火口共生的水域,珍珠火口同样不可避免的成为道氏菜单上的一道佳肴。但一有机会,珍珠火口这种偏素食的杂食慈鲷也会去捕食道氏幼体。科学家推测它们这种行为是为了减少未来对整体族群威胁的几率,通过杀死未来的潜在威胁来加大族群安全几率。尽管这只是一个假说,但大自然的神奇谁又能说得清呢?

珍珠火口从很久以前就进入我们市场了,但是这鱼也是断断续续,而且品质上一直在退化,近几年则基本从市场消失,只能从闲鱼上略窥一二了,真成了常见又不常见的一种美鲷。看到这种色彩华丽的中大型美鲷一直走在消亡的边缘上也是感到很遗憾的一件事情。好在近期台湾李老先生的珍珠火口和美国多流域的珍珠火口都要进入我们市场了,大家不妨期待一些。

如果市场随处可见打一星,完全不可见打五星的话,那么珍珠火口我愿意打三星。就是那种偶尔有,偶尔没有,今天有,明天没有的那一路鱼。在这一点上,跟马达加斯加的马娜莫还真是相似呢。

对了,这鱼在当地也称作斯皮鲁托姆或莫噶。

——————————————————————

七彩菠萝

这个广泛分布于墨西哥,危地马拉,伯利兹和洪都拉斯,在西方叫做黄腹丽鱼或萨氏丽鱼的慈鲷在自然界中有着极为丰富的流域种,多到难以准确归类描述。除了色彩表现不同,有些流域种就连体型和大小都不一样,简直是神奇。例如最著名的查卡马克型,高体的皮啾卡洛考型,细长的图里亚型,可以长到18厘米的鲁古纳型,最大只有8厘米的阿提嘎斯型等等…这么说吧,我小时候有个动画片叫《巴巴爸爸》,七彩菠萝的家族成分比巴巴爸爸家族还复杂。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家族在科学界的分类至今尚未完成,还有许多争议问题尚未解决。

这鱼目前暂且单独享受一个属名,翻译过来就是三种颜色,指的是其身上红黄蓝三种组合色彩。种名则是在纪念一位叫做奥斯博特萨尔文的鸟类学家,因为正是萨尔文将这种鱼带至欧洲的。这鱼在西方还有个更加通俗的称呼,翻译过来就叫做三条纹,说的是其身体上的纹路表现。比之台湾取的七彩菠萝这一名称,西方叫法更加严谨,但要多不浪漫有多不浪漫,空洞乏味,没有一丝想象空间,无趣的很。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看法,做不得真。

七彩菠萝生活在有大量落水树木藏身的环境中,适应性极强,无论高山河流还是丛林溪流,甚至是沿海泄湖都能找到它们的身影。许是分布太过于天上一脚地下一脚逐渐造成了这个鱼有着太多的“变异”流域型。不过,跟珍珠火口不同流域型一样,这些各具特色的表现型基本上跟您没什么太大关系,因为我们市场似乎只出现过一种,其它种都在中美慈鲷资深爱好者手里藏着呢。说了点旁的,再回到自然界。虽然七彩菠萝分布较广,但目前为止仅在高硬度碱水环境中采集到它们,弱酸性软水饲养可能不太行。既然在原生环境下比较羞涩,性格上貌似相对温和。进入繁殖期公鱼性格却会大变,一但公鱼身体开始变蓝您就要多加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